超思案誰得利?農業部不要再詭辯!賴香伶要求陳建仁專案報告

宣傳露出

超思專案進口巴西雞蛋爭議不斷,即使農業部一再替超思辯護,都無法澄清外界質疑,更被揪出進口採購合約寫明「代收轉付」,與農業部「超思先墊」說法大相徑庭,也尚未釐清是否有溢價請款、左手轉右手的情形。民眾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邱臣遠、黨團副總召賴香伶、黨團副主任兼發言人楊寶楨今(12)日召開記者會,呼籲農業部公開超思與巴西蛋商的正本合約及報價單,並清楚說明本次雞蛋進口程序的法源依據,包括來源牧場、蛋品出入港日期,給國人一個交代。

  立委邱臣遠指出,缺蛋問題長久未解,2021年7月因疫情影響,雞蛋需求下降,農業部提出屠宰蛋雞獎勵辦法,卻忽略新的蛋雞培養需要時間,年底開始缺蛋讓價格飆高。2022年底因禽流感影響,日本停止對台灣的蛋類供應,接著台灣2023年開始缺蛋,也出現禽流感疫情,但中央和地方的通報機制出現斷鏈,「瞞報」現象不斷,農業部未盡查核之責明顯失職。

宣傳露出
無煙台灣基金會

  邱臣遠直言農業部價格調控策略錯誤,陳吉仲部長在缺蛋之初宣布「價格凍漲」,卻未考慮需求和供應的微觀因素,一方面無法反映供給端的成本,導致蛋農退出市場;另一方面,也忽視了需求端消費者的預期心理,加劇市場失衡。陳吉仲自詡「農經專家」,企圖扮演「看不見的手」取代市場機制,卻傲慢自大又不作為,直接導致今年的缺蛋危機。

  邱臣遠表示,根據農業部公開的進口採購合約顯示,超思購蛋幾乎所有過程皆可以向畜產會請款,照此一邏輯,畜產會根本可以自行進口,無須透過超思代收轉付,反而可以省下中轉費用。但是,畜產會的角色是要輔導國內畜產,不能做進口的事。農業部所說「超思代墊」或鄭文燦澄清「貨到付款」皆非該合約內容,因此呼籲農業部公布畜產會和超思的合約,以及超思與巴西蛋商的正本合約、報價單,其他進口商的合約也應公開對照,是否與超思一致。  

  立委賴香伶表示,超思可能存在兩種收益,包括「溢價請款」 及畜產會支應的3800萬元服務手續費,比較自泰國及土耳其進口雞蛋的到岸價格都低於超思,且超思在進口量遠勝於他者的情況下,卻無法或無意願壓低進口價,可見畜產會放棄監督議價,給予超思莫大的讓利空間,意味著超思可能就是白手套,請農業部公開進口報價單,證明有為民眾把關納稅錢,不然就是監守自盜

  賴香伶指出,農業部稱用農發基金來支應進口雞蛋的價差一切合法,但經查證卻不見更具體的法源依據。經媒體爆料,3月至今農業發展基金尚未動支,乃由農業金庫先行借貸給畜產會,農業部才願意坦承,此外,112年度農發基金中,辦理產銷調節計畫編列5億1,204萬元 ,明顯不夠支付5.7億的補貼差價,但是否仍有預備金預算可支用、為何不用,目前尚待說明。

  賴香伶直言,經媒體查證,由農業金庫辦理雞蛋進口貸款,其股權分配中,農業部持股比例39.98%,加上其他政府機構則超過40%,可見農業金庫由農業部掌握,因此由農業金庫借貸給畜產會,等於「左手轉右手」,若廠商溢價請款情況屬實,畜產會將涉有掏空嫌疑,因此農業金庫應公開核貸相關過程或紀錄,證明沒有向畜產會違法核貸,向大眾釋疑。

  黨團副主任兼發言人楊寶楨表示,農業部要求進口雞蛋國家需符合「國外雞蛋來源牧場28天未有禽流感疫情發生」的標準,但農委會於6月28日宣布巴西為禽流感疫區,6至8月間仍有進口巴西雞蛋。此外,根據《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》及《輸入食品系統性查核實施辦法》規定,他國食品欲輸台,須向食藥署申請系統性查核,若未經查核一律不准進口,且自2019年起蛋品進口須到國外查廠,然而日前食藥署又將公布牧場資訊的責任甩鍋給農業部。

  楊寶楨直言,進口雞蛋是否受禽流感影響,民眾應有知情權,特別是數千萬顆雞蛋已經進入台灣市場,但食藥署和農業部互推責任,農業部至今仍不敢公開畜牧場地址,對此食藥署又辯解,業者出示對方國家開立的「國別」及「可供人食用」二項衛生證明文件即可,至於雞蛋的來源畜牧場或養殖場的資訊,屬於農業部防檢署管轄。

  楊寶楨指出,既然蔡英文總統說「雞蛋進口過程攤在陽光下,禁得起檢驗」,且防檢署稱自巴西進口之所有蛋品來源場均可溯源,那就請農業部提供具體證據,包括來源牧場、蛋品出入港日期。食藥署更應具體說明是否為本次專案進口開後門,別再與農業部互相推卸責任。

  民眾黨團要求,行政院長陳建仁應在新會期總質詢報告前,先進行進口雞蛋的專案報告。面對超思進口蛋爭議,民進黨黨政、側翼輪番替超思護航,疑點越扯越多,無疑是欲蓋彌彰,呼籲農業部向民眾說明清楚,專案進口雞蛋程序的法源依據,並公開超思與巴西蛋商的正本合約及報價單,釐清是否溢價請款,不要再詭辯欺騙國人。

 FB留言板
宣傳露出
台灣禁菸聯盟(ABC#TAIWAN)無煙世界基金會FSFW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